六月息

应如是

关于这对冷西皮的小脑洞——
转世回来后的阿箐,跟着道长四处周游的路上,偶遇了欧阳子真。
然后镇子上常常能看到一个小姑娘炸了毛似的对一个少年骂,“你再跟我小心我一竿竿捅死你!”

秋山

记一个梗
身属伽蓝,心入红尘。
为遇一人而去红尘,人去我亦去。
我是他的红尘。

草稿

  我只想写一个比蓝还更贴近我的角色,与此不同的是,她完全贴近了我的负面一面。
  “央九”取自当下网名,“陆”这个姓氏纯粹是因为我个人喜欢,陆紫恩,陆子茗。
  那个p本该是个柔弱的名字,但太过于弱也失之柔美,模模糊糊有了个感觉,但是我并没有想出来。最终决定“凉风”,大概,因为,凉风有信,秋月无边?
  太多人写一个人浑身污垢只在心尖尖上供奉着白月光,不好意思,这次我只想写一个彻底的坏人。是“坏”,不仅仅是“渣”和“浪”。我爱这样的彻底,给人美玉琉璃一砸而碎的痛快。
  

  “九九!”
  “??”陆央九难得有几秒的错愕表情,她不可置信地说,“你叫我什么?”
  “九九啊,怎么样好听吗?我家里都是这样叫亲密的人的。”凉风兴奋得有些坐不住,双颊红得真是像个苹果, 一边说一边双眼发光地盯着陆央九。
  她扶额,“……额,好吧,随你。你还是第一个这么叫我的。”
  “就是唯一一个喽?”
  “嗯。”
  陆央九点头,样子十分无奈。
  对面的小姑娘开心得仿佛要上天。
  真是,傻的可爱。
  
  “小,凉,风——”
  她低声道出这个名字,口中语气不正经得几近调笑,偏还有几分令人会错的怜爱之意。
  

  她爱的太用力,认真得不像是自己。
  凉风这个小姑娘,软弱,单薄,真·傻白甜缺心眼。央九都忘记当初答应她的理由是为什么。

清文档发现一个寒假的脑洞,写不写就随缘了

襄王已眷巫山处,梦里何须话江南。
这是小柳对叔告白的回应,明明二人结局那般圆满,可是看到这句话还是忍不住会心痛。
互相有情互相试探,所幸终成眷属,没有辜负我柳相的“如花美眷似水流年”啊。
说到底,对温柔的角色,我还真是没有一点抵抗力啊。

我直到这一幕才注意到那两绺小辫子😂哈哈哈太可爱了,一阵风过略有摆动真是有点小撩人

当时特意暂停连捶了十几下桌子咳咳

我实在太喜欢那种意在言外的反差了,例如晚间沐浴后不束发冠的江宗主,一减白天的硬气干练,灯下阅卷,乌发委落模糊了眉眼的锐利;或者言谈举止文雅含蓄的泽芜君,一袭红衣灼如火,林间策马拉弓,拔了头筹笑意明朗——三刷原文对忘机出浴那一幕念念不忘,大概就是因为平日一本正经的含光君,可不会这么“乌发微散,薄衣轻衫”啊

小,阿,凌——

平梁君

记一个梗
挑食馋嘴的小郡主头一次吃到亲爹做的饭菜,品尝两口后若有所思,咦这个味道似曾相识啊?然后被亲爹爆了两个栗。
臭丫头我娘子当年怀你吐得饭都吃不下,最后还是你阿爹我亲自下厨琢磨了新菜让你娘亲吃了东西,这味道你当然相识!
先王妃泉下有知恨不得踢夫君两脚,我再吐医师就没命出咱家了好吗?你真以为当时的饭菜有现在好吃吗?

平梁君

夜深起灯烛,她坐窗下,蕉叶晚风拂动,袖底生凉。
他的目光移至此处,好似有胶凝住。
今日事要解决,怕是还没有那么快。
信手拈棋轻敲,她对上他的目光,不掩焦虑,却也扯了几分笑出来。
“不妨先去休息”是句无用的话,他选择陪她一起等。
“诶,别下围棋。”他温言打断对方动作,“那个不好。”
望舒脸上平添几分疑惑。
“为何?”
闺中严训,自然是接触不到外头的市井俚语。
他最后只笑着揉其发顶,“只怕会费脑子,等会儿更休息不好。”
姑娘点头,“兄长费心了。”掌心棋子滑落篓中,几下清响,是她声音低而无力,“那就这样,兄长陪我说说话吧。”
自然是好。
“央央。”
“嗯?”
“上回母亲赠予的约指,你可收好了?”
“长辈所赠,自然珍藏。”
灯下双瞳如剪水,清亮澄澈,瞳子的主人小小一只,几乎能完全庇护在怀里。
他嘴角带笑,极温柔极缱绻,凝视着她,张口回应。
甚好。

晚间抄写诗词有的灵感。
井底点灯深烛伊,共郎长行莫围棋。
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
说泛了的几句,只是眼前一副画面横生,不写下来,可惜了。
诗里提点的女孩到故事里换了个性别,虽然秦研的意思差不多真就山路十八弯地拐了。
算是满足自己一点臆想,情深意切,含蓄委婉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;棋是与你一生所定的婚期,指是一生永结为好的约定,八字还没一撇,传媳不传儿的信物便由亲娘递了出去——
殿下,我的小殿下,入骨相思知不知呀?